所在的位置: 茄子 >> 茄子品种 >> 儿时记忆看电影

儿时记忆看电影

作者:郭少峰

“今天晚上乔寺村放电影,而且是公演、不买票!”下午刚到北坡上地里,还没有开始干活,毛群就向大家发布了一个爆炸新闻。大家立刻把兴奋点拉升到了“A”极。“吹哩吧?”有人提出了质疑,显然这人非常希望是真的。“是真的,我舅舅中午来我们家说的,这次是放映队巡回公演,这两天就要到乔寺村了,不会有假的。”上世纪60年代,是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时代。当时农村的文化生活极度贫乏,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更没有手机,一年到头看不上几次电影,每家只有一个有线广播匣子,10天就有8天是哑巴,响了也是“吱吱啦啦”地听不清楚,能听清的几句话也不是童心童趣,不对口味。

好在我们有10多个年纪相仿的小伙伴相互陪伴,一起玩泥巴,一起下河摸鱼虾,一起打扑克下象棋,一起打巴得(把一截木棍两头削尖,用另一根长点的木棍把其敲打起来,再横着打出去,也有人叫“打尔”“打翘”),闲了坐下来一起聊天、侃大山,又一起去上学。我们一伙是一个生产小队的,长大点了后,一起下田劳动,一起去看戏看电影。若是能看上一场电影,无异于像过大年一样,令人激动,叫人兴奋。人要是有了念想,有了盼头,干活就不觉得累了,中间也不说休息了,总觉得时间过得好慢、好慢啊!当太阳快要落山时,生产队长张伯伯看到我们的心早已经远飞了,抱着大赦天下的同情之心,比往日提前一会儿发出了收工的命令。一时间,我们这八九个“二马蛋子”(别人这么叫我们的)齐声欢呼:“太好啦,你真是好队长!”

于是,一个个扛起锄头,一溜烟跑回家去了。进家门撂下家伙什,顾不上洗手洗脸,伸手在馍圈里拿上一块馍,南北大道上很快都到齐了。正常情况下,我们是在下午两点左右吃饭,饭后到地里干一大晌活,太阳落了山收工,回来后吃晚饭,或者喝一碗滚水泡馍就芥疙瘩咸菜。这不是要去看电影吗?吃饭就顾不上了,拿起舀水瓢在水缸里舀上点凉水,喝上几口,拿上一块馍,边走边吃就是晚饭了。说句实在话,真的很快,那速度比军人的紧急集合差不了多少。乔寺村在我们村南,只隔一条涑水河,大约2公里左右。我们一路上连说带笑,憧憬猜测着今晚是啥电影。有的人说最好是《侦查兵》,还亮出了一句台词:“你这炮是怎么保养的?炮弹离炮位太远了嘛……”有人希望最好是《英雄儿女》,那英雄王成的一句“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”最感人、最振奋人心。还有人说《英雄坦克手》好,只听到“胜利标,穿甲弹!”“穿甲弹好!”“轰隆”一声,敌人的一辆坦克就报销了,真带劲。总之,我们爱看打仗的,爱看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战斗故事片,那光芒四射的八一徽章,那雄壮的音乐“向前,向前,向前,我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从不畏惧,决不屈服,英勇战斗,直把那反动派消灭干净,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!”听了就叫人浑身是劲。

我们敬佩故事里的战斗英雄,董存瑞、黄继光等人的英雄形象一直激励着我们。让人扫兴的是,当电影看到正激烈的时候,那种老式的单台放映机换片子时,总觉得放映员的技术那么不专业,动作太慢、太慢,好像是在吊人胃口。还有就是遇到老片子、烂胶圈,看不多会儿片子就断了,刚刚接上又断了,明显地故事情节衔接不上。后来,都换成了双机放映,没有了这个问题,却有新的情况。那就是跑片,两个以上的场子一晚上错开时间同放一部片子,A场放第一卷时,B场放个新闻纪录片,同时派摩托车或者汽车等在A场后面,等A场放完第一卷拉起就走,路上稍有耽误,便让B场上所有观众都怀着焦急的心情翘首以待。不知不觉中,我们走到了乔寺村边。这时,大家心里不约而同犯了嘀咕:往日正常情况下,只要有电影,哪怕不到放映时间,也很远就能听到扩音大喇叭的音乐声“金色的太阳,升起在东方,光芒万丈……”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……”这今天怎么静悄悄地呀?难道是没有电影?

果不其然,再往前走,到了经常放电影的场子前,连个人毛都没有,大家的心一下子凉透了,真的没有电影!失望,极度地失望笼罩着每个人的心情,一个个都像被霜打了的茄子秧,站在那里怂怂的。正应了那句话,期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,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。可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,八九个人跑了这么远路,又扑了个空,没有一个人埋怨发布消息者。然而毛群却自责得很,说了声:“你们等着,我找我舅舅去!”他舅舅也并没有骗人,见了面还是那句话:“这两天放映队要来乔寺村放电影。”并没有说一定就是今天,只是我们太心急了,太迫切、太期待了!就在我们返身往回走时,又听到有人说了句:“电影队今天可能在北庄村哩,明天才能到乔寺村哩。”哈哈,一听这话,我们就像打了鸡血,立马来了劲头,尽管是“可能”也不愿放过。师娃提议:“咱们去北庄吧?”说走就走,方向正北,目标北庄村,路程约8公里,我们迈步又开始了新的征程。结局就不好意思说明了。

第二天上工后,队长笑着问我们昨天晚上看的是啥电影?我们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回他:“《南征北战》!”“哼哼,是《把腿跑断》吧?为了看场电影,是你们在南征北战,不辞辛苦,不怕跑路,真是一群电影迷!”从此以后,我们赢得了“电影迷”的称号,柳泉村第一生产小队,那十几个年轻人都是“电影迷”,真欠看电影。管他说啥哩,反正就是邻近村庄,方圆10来公里左右,只要是有电影,只要是让我们知道了,我们决不会放过的,一定会跑着去、站着看完它,宁可捕风捉影放空,绝不放过一场,包括第二天晚上,乔寺村那场电影。日月如飞梭。转眼之间,半个世纪过去了,我们这帮人已经有离世的,有被病魔缠身的,队伍严重不整,编制已经不全,完全没有了当年的风采。“电影迷”即将成为传说。
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gsnxbdf.com/slgx/slgx/18300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