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园午夜烧烤,重庆好吃狗的烦恼

北京什么时候治疗白癜风合适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zg/141219/4540724.html

我以为两路口桂花园的午夜,因为棚屋区改造而被拆除了热闹。却没料到,夜色渐浓的时候,一辆又一辆手推车,载着锅碗瓢盆,不断出现在从前入夜就喧嚣的三岔路口周围。

美食街

卖醪糟汤圆、凉虾凉糕凉面的,卖炒饭炒面的,卖锅贴饺子的,卖冷串串的,还有就是卖烧烤的,一到夜晚,便将这里变成了地道美食街。称得上门庭若市,顾客接踵。

我没有吃宵夜的习惯,但并不意味着我排斥黑暗中的烟火气。

有位年轻的朋友,三天两头就会在我耳边絮叨:桂花园有一家午夜烧烤,非得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出摊,开帕拉梅拉的美女,驾福特野马的汉子,路过时都要刹一脚。只因为那家无名烧烤的味道实在绊脚。

我专门就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属于哪个时辰与他进行了深入探讨,得到的答复有些语焉不详。他说大概是每晚十点钟开场,到凌晨一两点钟的时候,好吃狗的狂欢才开始进入高潮。

这道午夜美食与我的生物钟实在犯冲,当那里烟雾缭绕,肉香扑鼻之际,当那里人头攒动,夜猫子们围炉夜话之时,我已经进了黑甜乡,正在安静地梦黄粱。

可是,被PUA良久形成的渴望迫使我越来越睡不着觉!

终于在一个周末的二十二点整,我在连灌了三杯星巴克后,兴奋地赶往桂花园血库前的三岔路口,去会一会传说中的那家烧烤。

初秋的风不冷不热,在三三两两行人游走的桂花园路上,不紧不慢地飘;有时候缠在人身上,像一把钥匙,正替循规蹈矩的人打开心里的桎梏…

烤生蚝

远远就闻到了被炭火撺掇得四处逃跑的佐料香,而迷离灯火下,早已是人影幢幢。

我慢慢走入了那个自发形成的美食天堂。环顾四周,各种硬菜都摆在台面上。穿梭往来的美女帅哥不断在各家摊位前“颐指气使”地“要”,让经营摊位的大厨忙得不可开交。

被我埋葬在很多年前的馋虫不知何时又爬进了现在的口中。我想吸几只碳烤生蚝,溜一条蒜香茄子,再啃一根喷香的猪脚。

完了还要碗冰粉涮口,喝一杯冰糖银耳羹催眠。

但我的目的应该不是在这里迷失,而是寻找传说中的烧烤。

我拒绝停下脚步,一直向前走到了三岔路口。失望,我没看见那家烧烤。

也许,时间尚早?

突然很饿的感觉,我倒回来,随便找了个摊位,烤了7只生蚝,两串软骨,再加一串韭菜,把老婆娃儿喊出来,坐在路边先打个幺站,一边忐忑地等。

今晚要等不到那家烧烤,我就打算带着一家人在这马路上通宵流浪!

皇天不负有心人!

到十一点的时候,一个矮胖老头带着个干瘦的小伙子在路口撑起了摊位。我扔下手头的生蚝,大步流星赶过去排队。

根本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勾兑,扫码付钱的人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飞快地包围了那个小小摊位。

一把把货真价实的排骨、粉肠和牛肉被摊开在烤架上,动物油脂滴落在炭火上的滋滋声听起来愉悦身心。

氤氲而起的除了袅袅烟气,还有霸道香味。

好多求食的人不去座位上等,而是站在烧烤架前,预热自己的食欲。

排骨粉肠与牛肉

我比他们要矜持。叫好了餐就坐在桌子旁等。

半夜没有城管队,因此,他们摆桌子的位置就在旁边的小广场上,也不点灯。

手脚麻利的小师傅很快就把我们的烤串烤好送了过来。

带着软骨的排骨嚼起来有些韧性,但确实好吃。尤其是合着骨头一起烤熟的青色辣椒很提味,那种辣乎乎的劲头像肉香中的一根针,毫不费力地钻破了我辈进餐时故作的文质彬彬。

甩开腮帮子整,一串排骨后接一串粉肠,我不知道这个粉肠究竟取自猪的哪个部位,没有大肠的油腻,也不是小肠那种薄如蝉翼。吃起来不绵,嚼起来很香。

而牛肉则外焦里嫩,葱香萦齿。

一吃就停不下来,很快便风卷残云把所有的肉串吃完,意犹未尽的感觉。打算再补充几串鱿鱼,几朵腰花,却发现那边摊子已经被顾客围得水泄不通。再叫,估计要等到花儿都谢了。

抓拍一张

罢了!

我们坚决地离开了这饕餮云集的现场。走回去的路上我们“痛心疾首”地互相检讨:吃过澳龙,品过鱼子酱;蘸了鹅肝酱的法棍也啃过,黑松露煲的汤也不是没喝过,为啥,要披星戴月地吃一顿路边烧烤?

我们都是好吃狗!

这就是答案罢。

还来不来吃呢?

这还真是这一家子好吃狗的烦恼。
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gsnxbdf.com/slgx/slgx/18687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